24小时免费电话:22222222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政策法规 在线咨询 人才招聘 经营范围 联系我们
 
公司动态
行业动态
 
成都市拉霏纳服装有限公司
电话:022-22222222
传真:022-22222222
业务咨询:13207676226
业务QQ:1398053666
邮箱:yulecheng@163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
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新要求 萧山这家服装企业干成了


这些看似复杂的问题,都能在萧山鸿达路的一座数字化工厂里找到答案。这座工厂和知名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企业“青岛红领”拥有同样的客户,这里正生动演绎着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“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”。

这家名为迪安派登洋服(杭州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派登洋服)的服装企业,通过实施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系统改造,下单速度提升了10倍,运营成本降低两成以上,利润率从改造前的5%提高到了现在的30%,真正实现了“以单定产”和零库存。今年前三季度,派登洋服全球个人定制的直接客户已超过10万人次,同比增长32%,尤其是通过互联网和零售店结合的个性定制快速增长。

 

“数字工厂”采用可视化控制管理。

引领

一座“神奇工厂”

车行在鸿达路上,沿途目之所及的是一家家服装企业,而让记者停车驻足的这家却因实现了大规模个性化定制而与众不同。

走进迪安工业园,一位戴着眼镜、身着休闲西装、一派学者模样的中年人朝记者挥了挥手,这便是企业负责人陈乐春。

一提到服装定制,普通人往往会脑补出《王牌特工》中那家高级定制服装店里的“高大上”画面:在伦敦萨维尔街的一家老牌定制店里,身着西装的店员脖子上挂着长长的卷尺,手中拿着钢笔和笔记本,悉心记下几十项客人的身材数据,随后,通过长达几周的裁剪缝制过程,才有了一套价值几千英镑的定制西装。

那么,服装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又会是怎样的场面?

“这就是我们的数字化工厂。”在陈乐春的引导下,记者走进了这座“神奇工厂”。

在这里,一件件刚“出炉”的西装在轨道上飞驰。显示屏上清晰列出所有员工的工序明细、目标件数、当前产量、库存容量。一个挂钩对应一件服装,不同工序的工人会把加工好的服装挂回原来的挂钩上,这样挂钩上的芯片可以帮助电脑持续追踪每个订单的最新情况。走到“上领”这道工序边上,记者看到,一个圆形挂环上挂满了各种款式、各种颜色的领子,客户定制的领子是什么款,工人就转动挂环找到相应款式完成缝制。

为何称此为“数字工厂”?奥秘全在几大数字系统里。“在前端,我们通过在门店或线上的智能下单系统完成数据采集和输送,随后通过MTM个性化样板处理系统进行数据分类处理,紧接着一套生产协同指挥系统会根据客户数据进行原料辅料准备,接着就是我们看到的这套智能吊挂系统,经过烫领、订标、开袖叉、上袖、上领等十几道工序之后,服装就能进入物流包装阶段了。”

在检验台上,记者看到了一批4天前下单、目前已定制完成的衬衫,每件包装完成的衬衫背后都贴有用户的订单。细看一份客户名为Jason Kim的海外订单,记者发现,除了领长、肩宽、腰围、袖肥等15项尺寸的要求和暗门襟、中八领等7项款式要求外,客户还可以提出原料辅料等面料要求。

“我们统计过,几千种原料、辅料和纽扣等元素组合起来,我们可以满足300万种定制需求。”陈乐春颇为骄傲。

记者打开派登洋服旗下的一款微信定制平台“C2M商城”,输入身高体重、拍下正面侧面照片,选择局部款式,就可以轻松下单。有意思的是,记者发现,背型、领型、肚型等每种类别的选项均不超过5项,选项难道不是越多越好吗?“根据消费心理学,一旦给消费者的选项超过了5项,就会对选择造成困扰,每筛去一个选项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损失,这就会大大降低消费者定制的效率。”陈乐春的回答彰显出一个学者型企业家的修为。

据介绍,目前派登洋服已具备在全球各大城市下单,7天完成制造、5天送达目的地的能力,2016年,公司完成了4.3万人次的美洲、澳洲、欧洲的跨洲智能定制业务,以及国内12万人次的定制服务。

破局

突围转型升级

“青岛红领与派登洋服所做的智能化转型,在于拥有互联网的属性,可以完成‘智能制造,实现个性化规模定制’,通过个性化和规模定制的方式,在个性化与成本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”北京大学教授陈春花如是说。

或许你会问,萧山有这么多服装厂,为何派登洋服的数字化转型能获得成功?

其实,2007年以前,服装外贸出口一直处于黄金年代,订单接不过来,利润尚算丰厚,成本也尚可接受,国内服装企业几乎看不到危机的到来,更谈不上主动转型升级。

2005年,陈乐春选择了去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修读EMBA,其中一个课题便是丰田汽车的智能制造。“我前后去了日本丰田汽车工厂两次。在工厂,不同零部件同时到达工厂投入生产,一公里长的流水线上全由机器人操作,那种场景真的太震撼了。”

如果汽车可以,那服装为什么不行?完成这个课题的同时,陈乐春也在心里播下了数字化工厂的种子。

而就在2007年底,一通客户的电话触动了陈乐春的神经。

“一个英国的老客户突然告诉我,由于资金问题,三个总价值800万元的集装箱货物他不要了。这件事引起了我的警觉,在市场不景气、竞争加剧、利润微薄的危机面前,只有转型升级才能找到出路。”陈乐春回忆道。

种子在困局面前萌芽了。陈乐春是幸运的,在产能的危机袭来之际,另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向他徐徐开启。

尽管受危机影响,2007年到2010年,派登洋服的西服年出口额仍然保持在1.3亿元左右,企业却义无反顾地逐步减少OEM加工业务,集中公司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,累计投入上亿元进行工厂改造,建起互联网电商平台,用3年时间完成了西服、衬衫等核心产品的软件数据建设,成为国内最大的涵盖国内外服装版型数据库和用户数据库之一,真正实现了传统服装企业向个性化服务商的转变。

“最大的困难主要是两个,一边是产能过剩,一边是消费者买不到想要的产品。个性化定制能解决这个问题,而大规模则能解决定制成本高的问题,未来,产业互联网带来的效益将会远远大于消费互联网时代。”与传统模式相比,C2M模式在生产阶段变“先生产后销售”为“先销售后生产”,从而达到零库存,在产品上也从 

 
友情链接:
版权所有:成都市拉霏纳服装有限公司   技术支持:成都市拉霏纳服装有限公司